回到顶部
网站首页 > 军事 > 正文

《驴得水》:女人最深刻的侮辱来自男人

2016-11-08 来源:浙江新闻网 

文/黄啸

周日晚看完《驴得水》,困了懒得正经写,为防止老年痴呆撂爪就忘,在朋友圈感触梗概了下,现在想想还是值得好好梳理一下,毕竟,碰到一个有讨论价值的国产片不容易。

前周同事在群里告知《驴得水》媒体场的时候,我的原话是,什么破名儿啊,不看!对了,本宫常常授群众三严三实两学一做三反五反以柄的臭毛病中,除了颜控,还有口音控,声音控,名字控,学历控,自己要嘛没嘛,只能对别人高标准严要求了,这事理解万岁,不理解不万岁,我改还不行吗。

结果同事看完回来,听到截然不同两级评论,一极是看得生气。认为里面女性角色要么是人尽可夫交际花,要么是长得奇丑的悍妇。唯一正常点的女性是小女孩,还被个铜匠奇怪重婚了。另外一极是大赞国产片良心之作,情结精致包袱不落地,台词机锋胆大心细,同时为这个世界的女性命运哭泣,因为男人太渣了。一边倒骂,一边倒赞都值得警惕,争议引发好奇心,于是周末撅哒撅哒自己去电影院把课补上了。

魁山求婚。一曼正色说,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招惹你了。当然,一曼怎么会嫁给裴魁山这种人呢。

电影的整体画风,的确比较话剧,对话密集,舞台站位,舞台舞美,舞台妆,舞台腔都照搬,唯恐我们不知道它的出身是开心麻花的同名话剧。

先说说开心麻花系列。其实呢,开心麻花系列的非典型话剧,离传统话剧也挺远的,有点类似微博微小说和文学的关系,不无关系,但是血缘模糊,基因变异。“开心麻花”品牌诞生于2003年,一部《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爆笑北京贺岁话剧市场。其特点是笑点密集、盘点全年大事件小事故、句句包袱、乌龙剧情,开创了“贺岁舞台剧”概念,何炅、邓超、谢娜、阿朵等人气明星都曾领衔主演。

开心麻花的包袱成堆的喜剧话剧态让孟京辉的话剧,都显得传统了。

开心麻花系列走的是年轻时髦路线,从之前的年度热词盘点,到《乌龙山伯爵》,在乌龙高速上,已经走到极致,几近及时更新,昨天的新闻,当晚的台词……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一种励志,看话剧预设看新闻、懂事实的门槛,对地球上最IN之事之人之词不信息追随,你笑不好。

屡屡创下百场纪录的开心麻花系列,其实可以有所启发,我们的意识形态没那么脆弱,可以用艺术的形式开开玩笑的。

比如,“钱是自己的,命是铁道部的。”比如“你是菲律宾警察吧?你瞄准的是我的头”、比如变性美人说“都说男人比女人猛,女人比男人狠,而我又猛又狠。”“你还记得那棵开满西红柿的山楂树吗?”比如“一百万美金给二大爷买了个墓地,最后十万捐给红十字会后悔了。”比如“谢蟹问腐败银行经理,亏了那么多钱你还睡得着觉。银行经理说我睡得像个婴儿。我每天晚上醒来都是哭一会再睡。”

一场导致枪响的梦想

《驴得水》的台词仍然是它作为开心麻花转基因话剧电影的强悍logo,“我觉得中国最缺乏教育的或许不是农民。”“你凭什么拿用你的道德标准来绑架我的利益啊?”……这些,忘了哪位话剧导演说过,话剧没批判精神,就没有存在价值。

所以讽刺亘古通用的《驴得水》把背景放在民国,青天白日旗下,教育部赤裸裸无底线欺上瞒下贪腐成捧腹笑话。

记住了任素汐这个女演员,她说她就是一曼。

在男人视角下,活泼可爱,美丽放荡,没皮没脸,性关系随便,是所有男人的性幻想对象的一曼这个角色,就是茶花女,就是潘金莲,就是尤二姐尤三姐,就是尹雪艳,就是羊脂球,就是安娜·卡列尼娜,就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的玛丽莲……

她们是女人中的尤物,是男人眼的玩物。玩物本人还想招猫逗狗,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游戏人生,这样的女人下场,不是疯掉就是疯掉之后死掉,所以一曼疯掉然后死掉了。

最深刻的诋毁、侮辱和毁灭的力量,特别来自哪些曾经对她想入非非得手或者没有得手的男人,具体到电影里,就是人渣裴魁山,看着裴魁山那对喜怒全凭利益的小眼睛,真是要恶心吐了。

骗局一发芽,就有了自己的生命,自动生长。

剧透一下,片子就是一个缺水山区学校吃空饷从教育部吃到美国人那里的故事,凭良心说,其实学校方面对驴得水老师的空饷吃得还是挺良心的,主要用于搞学校基本建设,和扩大生源,顺便做了点花衣裳儿,只有裴魁山被拒绝以后,要分钱丧心病狂买貂儿夏天披着。

中国真是一个有博大精深互相糊弄老子有钱娱乐的国家啊,你糊弄你的上级,你的上级也知道你在糊弄他,只要你糊弄的好,你就是功勋下级,拥有跟上级联手糊弄他的上级的使命,想不糊弄都不行,好比驴得水老师的空饷,下级想改过自新自首都不行,必须把糊弄记性到底,空饷国际化吃下去。

不由得想起来小人物我这辈子,写过的各种糊弄人文件了,那些文牍几乎再也没有人看第二眼,为那些毫无价值的字默哀三分钟。

特派员实在是太像各国各历史时期的政府官员了,道貌岸然,不学无术,心狠手辣,说得冠冕堂皇,做得无底线下三滥,既是社会丛林法则的制定者,也是受害者,属于自己挖坑自己跳的那群人。

电影结束,被以驴当人,死人复生,活人杀上门来弄得一脸懵B的外国人,说了句IncredibleChina。在这片神奇的大地上,梦想常常会导致枪响,枪杆子里出的是奴才,最典型的是周铁男,枪响之前,他一直是全戏的铁骨铮铮,良知之下有冲动有魔鬼有血性,枪响之后,怂成一条狗,彻底匍匐在武力和权势脚底下。痛心疾首地说,你没被枪毙过你不知道滋味。

一曼主动提出睡服铜匠,一来她对铜匠有兴趣,二来她愿意出力解决问题。

铜匠代表的底层人物,不是洗洗干净就能成纯真爱情的寄托,他是能被睡服的,也是想去美国的。我对这个人物的厌恶,甚至在裴魁山之上。这个人物的警世作用就是,如果你对前怕狼后怕虎小肚鸡肠的同阶级知识分子失望,也没必要把希望寄托在没有受过教育的底层人物身上,他们大权在握以后,残忍度不会小于就会跳脚谩骂的知识分子,他们来真的。

佳投奔延安对电影的重要性

不由得臆测,《驴得水》最后让全戏唯一清白的小姑娘投奔了延安,是为蒙混过审,管理层想帮你也需要让你通过的理由不是吗。

后面的私货:

上周一共就写了两篇稿,下班就深圳瘫在沙发上看真探2,劳动人民本色不是不心虚的。

这篇稿子没人约,是我这个被动分子,鲜有自觉写的东西,稍稍体验到一点自由和自觉的滋味。

《驴得水》不能算是一部多么完美的电影,就是话剧直接搬上银幕,都感觉不到景深,但是不能否定,这是一部让人细思则恐的电影。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浙江新闻网社概况 | 关于浙江新闻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老子有钱娱乐声明 | 浙江新闻网员工 | 浙江新闻网邮箱 | 网站地图

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