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来稿|我来告诉你网络互助百万会员的真相

2016-11-04 来源:浙江新闻网 

今日,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网络互助平台有关问题答记者问。这是今年内保监会第二次对网络互助平台这一新生事物作出回应。除了再次强调网络互助平台与传统保险不同、难以兑付、风控不足等问题之外,更直言不讳地点出了某些平台虚假宣传,“宣称有上百万会员”的问题。

资本助力下,网络互助会员数量大注水

今年,互助平台呈野蛮生长的态势, 资本暗流涌向这个行业,水滴互助、夸克联盟、17互助等纷纷融资成功,众多圈外互联网公司杀入。在许多保险人眼里,“互联网+”已兵临城下。媒体报道,目前行业融资过亿元,年底市场上将有100家互助平台出现。

身处红海,跑马圈地成为各个互助平台的首要任务。逻辑相当简单:只有足够的会员数量,才能支撑起整个系统运转。汇总各平台披露的信息,号称会员过百万的平台已有5个,其中水滴互助会员的增长堪称野蛮——100天内过百万。

这个年初才爆发的行业,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教育了市场?水滴互助又是如何在100天之内跨入百万俱乐部的?

秘诀便是“互联网思维”。

导流、免费几乎就是国内“互联网思维”的铁律,导入流量再激活用户是互联网玩家熟悉的玩法。外卖、新闻等高频APP有着巨大的流量, 当结合互联网用户喜闻乐见的补贴时,就对平台会员数起到了极大的拉升作用。

下面做下算术题:

水滴互助会员的加入费用分为两种:一是9元全额付费加入;二是免费加入,水滴互助补贴1元。 在7月21日水滴互助公示了截止6月30日的数据,按照公示的数据,补贴免费用户占比40%。

7月下旬开始,水滴互助开始大规模营销,在今日头条,滴滴以及CEO沈鹏的老东家美团外卖做推广,并以1元补贴来吸引会员。与此同时,水滴互助还以现金奖励的方式做营销,吸引一众“薅羊毛”团加入。

在流量+补贴的刺激下,短短1个月时间水滴会员便破百万。从公布的资料来看,在大规模营销之前水滴互助的会员基数约为35万,之后新增了约75万的补贴用户。这与互助平台的元老抗癌公社暂停注册相比,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以补贴会员占40%来算,其规模约等于35万*40%+75万=89万,占当时115万会员中的77%。考虑到并非所有会员都通过补贴加入,数字可能会更低,但比例依旧相当高。

僵尸会员带来诸多风险

大量的僵尸会员的加入为网络互助平台的长期运营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拒绝付费以致风险无法分摊

“拉新、拉活、激沉”是互联网产品用户运营的目标,理论依据是建立在营销漏斗模型的基础之上—— 先有用户数,再有活跃度,接着再考虑其付费问题。但互助平台与外卖或者打车不同,会员之间共担风险,平摊责任,通过导流+补贴的方式吸引的会员质量并不让人放心。通过补贴进入的用户,活跃的只占一小部分,在互助事件发生时,又能有多少愿意预存呢?正如知乎中一名产品经理的回答:

会加入互助的主要人群是什么?在我看来可能都是普通收入的人吧,不好意思大家正是芸芸众生相。多交几次钱可能开始有人不愿意给钱了,毕竟大家不是真的慈善家,真的不是。在面临经济问题上,人们会露出真实的自己,只不过看经济问题的大小而已。

长远看, 注水会员无法参与平摊最终将影响患病会员收到的互助金,比如百万会员里只有小部分能正常扣费,那么就无法达到宣传的金额。

除非成功将大部分用户激活,否则平台难以运营。在众多平台中,以抗癌公社80%的续费率为最高,但这是几年稳步运营沉淀的结果, 后来者能否做到这个水平还存疑。水滴互助、17互助等新平台的观察期将结束,其运营结果有待观察。

把关不严,有可能导致大量非健康体加入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会员的大量增加,本身也会带来诸多问题,因为从互联网从业者转型而来的玩家缺乏保险从业经验,在风控能力上并不强。例如,笔者随便编了一个名字,便成功加入了互助计划。

不加甄别的允许所有人随意加入,会不会导致大量非健康体加入平台,导致观察期后申请救助的人数畸高?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

当然,作为一种新生事物,除了上述由于会员大量注水带来的风险,网络互助平台本身也还存在诸多问题:

◆运营平台权限过大

网络互助平台中会员与平台之间是托管与被托管的关系。但是在现实运营中,由于信息不对称会员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平台能够越权操作,侵害会员权益。水滴互助就曾未经会员同意擅自修改公约,对关键条款进行变更,引发了极大争议。

◆ 资金缺乏监管

为了保证扣费的正常,互助平台会要求会员账户里有一定的数额,以防止无钱可扣的状况,虽然号称由银行或者基金托管,但除了e互助和抗癌公社之外,均没有公开过托管协议报告,有非法集资之虞。

◆ 平台身份尴尬

互联网公司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或保险中介经营资质,互助计划也非保险产品,却在对外宣的时候模糊自己定位。相关互助计划没有基于保险精算进行风险定价和费率厘定,没有科学提取责任准备金,同时也没有政府部门的严格监管,在财务稳定性和赔偿给付能力方面没有充分保证。如今,监管开始严格整治,对于这些平台的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一些平台来说,能否长期生存,更成问题。

End

▼点击阅读原文 向 慧保天下提问

浙江新闻网社概况 | 关于浙江新闻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老子有钱娱乐声明 | 浙江新闻网员工 | 浙江新闻网邮箱 | 网站地图

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