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盛下贾玲和她的喜剧梦,“大碗娱乐”不只是喜剧人的象牙塔

2016-11-03 来源:浙江新闻网 
盛下贾玲和她的喜剧梦,“大碗娱乐”不只是喜剧人的象牙塔早期项目徐冰 o 2016-11-02 17:12喜剧的春天。

“(大碗娱乐要成为未来中国首家喜剧独角兽)这个话我们没说过,也不敢说,我们才刚刚开始。”在东五环外的大碗娱乐办公室,记者见到了栗坤,拥有十几年主持经验的她,言谈里始终保持着得体和谨慎。然而这份舒适区并非完全来自于职业习惯,而是因为身份的又一次刷新——这次面对记者,她是“大碗娱乐合伙人”,是贾玲身边的贤内助。

早在今年3月,贾玲在拍完《欢喜密探》后,就开始有意推掉一些工作,腾出大部分时间为喜剧公司的攒局做准备。4个月后,“大碗娱乐”含着金钥匙出生,同时登场的还有另外一位合作人,喜剧编剧导演孙集斌。而作为“中国合伙人”里最后一位亮相主角,栗坤也是这个“碗里”唯一一名跨界者,不过翻开硬币背面,多次投资经历和传统媒体经验,栗坤觉得加盟大碗也算是多重身份的重新整合。

担任大碗合伙人,栗坤显然已经做足了准备,这种自信和诚恳,可以从采访过程中略窥一二:比如在说到对标公司时,栗坤笑说大碗不希望和市面上任何一家喜剧公司做对比,“我们会有自己的风格”;比如聊到喜剧内容创作的断层上,她会反复强调大碗编剧团队的努力和认真,成竹在胸。

再或者,当提到德云社和开心麻花时,栗坤的身体会略微向前倾,“我特别尊重前辈们,德云社已经21年了,开心麻花也有10年了。他们那个年代,完全要靠自己的能力,摆摊撂地一分钱一分钱的赚。我们(大碗)是赶上了好时候”。

一、

资本的助力,是“好时候”的第一个佐证。

回头看前20年,德云社绕开北京主流相声圈另辟疆土,从工人俱乐部到中和戏院,广德楼到天桥乐茶园,沿用老派师徒搭起的班子,演一场卖一场。但德云社走到今天,像郭德纲一样选择“赶走了好多谈上市的人”,并不多见。

去年年底,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市值50亿元;嘻哈包袱铺用A轮融资来打破“散伙”传言;笑果老子有钱娱乐也吸引来王思聪投资;再到“大碗娱乐”,还未正式成立即获得北京老子有钱娱乐1000万元A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5000万元。

资本市场催促着喜剧行业的疯狂生长。循着前路人的脚印,大碗娱乐的发展路径“被梳理”的非常清楚:相声不碰、舞台剧不碰,剩下的喜剧综艺、情景剧、电影、网剧……都会尽力往大碗里装。

这个逻辑不难理解。大碗娱乐的三个合伙人,出道、成名都是离不开传统电视行业,尽管互联网卷走了一票观众,但大碗娱乐还是更钟情于荧幕上的那个舞台,这份情结就好比于拜师敬茶那一套规矩,亦或追求成人礼般的仪式感,大碗旗下的艺人和作品,第一质检站都应该是传统的电视节目。

所幸的是,最近的电视荧幕几乎是喜剧人的天下。《笑傲江湖》、《跨界喜剧王》、《喜剧总动员》、《今夜百乐门》、《欢乐喜剧人》、《笑星闯地球》、《喜剧大师班》、《笑傲逗口秀》等等,认真做喜剧的人忽然间多了起来。这也是大碗赶上了第二种“好时候”。

就像曾经的选秀潮,刺激的是音乐行业发展的疲软,喜剧综艺和舞台剧的复兴,也折射出了人们对优质、多样的喜剧内容的渴求,栗坤将这种渴求认定为“生活刚需”,当相声、话剧、段子剧等喜剧形式都已经轮番上阵,喜剧综艺这条赛道还远未饱和。

“喜剧综艺里会产生很多IP衍生和孵化的可能性,可以变成网剧、院线电影的故事梗概,反过来,网剧、电影里的桥段也可以运用到节目中,这些都是互通的”,栗坤觉得尽管喜剧综艺是大碗的首发站,但后面要讲的故事还很长,“大碗要做的是喜剧全产业链,包括喜剧创作、IP研发、艺人管理和影视剧综艺节目的制作、投资等产业布局”。

而大碗的这份底气,除了来自于三个合伙人的行业背景外,还有投资方“北京老子有钱娱乐”在渠道和资源上的助力——北京老子有钱娱乐旗下的摩天轮、世纪伙伴、浙江星河老子有钱娱乐三家娱乐公司,以及电影、电视剧网剧、综艺、艺人经纪四大板块,他们或许能将栗坤所说的“IP孵化可能性”变成现实。

二、

喜剧是门好生意吗?答案是肯定的。在中国,无论是电影、电视剧、网剧、网大,喜剧永远是最赚钱的内容产业。比如开心麻花用一部《夏洛特烦恼》闯出14.41亿元票房,最近刚刚上映的《驴得水》也赚足口碑;屌丝男士也凭着搞笑段子拍出了系列网剧,每季点击率破5亿,投入2000万元制作的电影《煎饼侠》,也加入破10亿元票房俱乐部。

摆在大碗面前的路已经很明确。对于喜剧综艺节目而言,大碗娱乐只是一个组成部分,并非操盘手。另一方面,喜剧综艺的一夜爆红,只能称之为一个概率事件,目前几个喜剧综艺节目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最后留下的必定为少数,无法满足大碗体量需求。

而大碗作为一家喜剧公司,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商业模式。栗坤说,目前大碗娱乐的网剧和电影都正在开发当中,并且正在和国内一些顶尖的编剧进行对接。具体内容栗坤并没有过多透露,但从她所说的“会打造一系列贾玲、大碗喜剧风格的电影,语言包袱会很足”中,窥探出大碗第一部电影的基调。

不过就现阶段的一些现实因素,可以判断的是开心麻花的套路并不适用于大碗。首先,大碗娱乐刚成立不久,还没有一定量的内容积累,爆款作品《你好,李焕英》的市场发酵也未完成;其次,从剧本创作上来看,小品创作并不等同于话剧,独立于小品作品中的一个个包袱,很难串联成一部大电影的剧情;再次,尽管目前大碗已经签约了8名喜剧人,但眼下仍然只有贾玲独挑大梁。

好在一部电影从立项到上映至少需要1年的时间,大碗还有很多时间做准备。电影之外,大碗娱乐做“喜剧全产业链”的野心,还可以通过网剧、情景喜剧等渠道试水。

但这条赛道已经很满了,业余选手和专业团队都不在少数。大量同质化、空洞的喜剧内容出现,也让大众对喜剧作品的态度,变得更为严苛,同样的段子不能复用,一个笑点只能赢得一回掌声。所以,尽管依靠贾玲的个人IP,大碗可以在一开始就获得极高的关注度,但从贾玲身上能延伸出多少想象力?这对于大碗亦或贾玲来说,压力都将是成倍放大的。

三、

尽管当上了老板,但贾玲并不是一个生意人。在大碗娱乐,贾玲主抓内容创作,大碗娱乐VP副总裁芳欣告诉36氪,在没有大量好作品出来之前,贾玲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她希望能用好作品说话”。

北京老子有钱娱乐投资大碗娱乐时,贾玲签下了5年合约——“不可撤销地承诺全职在大碗娱乐工作最少5年”,如提前离职,则其他各方有权要求离职方收购其余各方持有的运营公司股份。这份协议意味着,拥有贾玲做头牌,大碗在喜剧市场里闯出的胜率大大增加,贾玲则要将个人IP发挥到最高值,带艺人、出作品,让投资人赚的盆满钵盈。

而贾玲曾说过的:“我好想带着他们(大碗艺人)过上乌托邦一样的理想生活,然后大家心无旁骛,专心做着属于我们自己风格的喜剧”的心愿,也变成了不可推卸的义务。

有压力的不只是贾玲。

作为大碗合伙人之一,孙集斌做了十几年的喜剧编剧,是贾玲的老搭档。他的感触是,现在的喜剧创作越来越难,“不仅要搞笑还要有创意,让观众笑过之后有感悟和思考”。

目前大碗娱乐编剧团队只有十几人,并拆分成“综艺节目,网剧,电视剧,电影”四个部门。不过,平均一周多期的喜剧综艺节目,已经让大碗娱乐的编剧团队耗费掉了大量时间。喜剧创作本就不易,而且舞台作品还要考虑多种场景人物结合,避免内容上的同质化,轮番考验编剧的高效创作能力。

但总要保证优秀作品的持续产出。大碗娱乐的办法是成立一支3000万元的编剧基金,招贤纳士或是投资,“也是为了促进中国喜剧产业的发展”。

“我们希望可以有好的喜剧编剧团队和大碗联系,愿意加盟大碗的我们欢迎,如果不想加盟大碗,我们愿意用自己的基金来扶持他们,帮助团队经营管理,项目开发,推进发行,还有演员和导演匹配上都能给予一定的扶持”,栗坤告诉36氪,大碗会对报名的喜剧编剧团队进行专业性评估。

贾玲一个人吃不下一个“大碗”,除了拥有持续内容产出能力的编剧团队,艺人孵化也是保证大碗良性发展的必要条件——喜剧演员和喜剧编剧同样重要,就像《笑傲江湖2》总导演朱慧曾所说,“一百个人里面会有一个达人选手,一千个人里面有一个唱歌好的人,一万个人里面才会有一个喜剧人”。

栗坤说,目前签下的8名艺人都曾跟着贾玲摸爬滚打过,“万里挑一,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都有自己的鲜明特征”,并且一直到明年,大碗的艺人会在国内各大综艺节目中频繁露脸,包括此后大碗出品的节目也会无条件优先级使用旗下艺人。“我们会做强粉丝运营,当他们拥有一定量的粉丝之后,我们会围绕他们的个人IP,量身打造一些内容,比如综艺节目、网剧,甚至是电影”。

艺人一夜爆红的现象是有,但很难适用于喜剧人身上。在这个高门槛,高投入低产出的行业,幸运的成分总是在缩水,十年磨一剑不一定能换来苦尽甘来,而大碗寄予在这批喜剧新人身上的,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多很多。

如果对大碗感兴趣的团队,欢迎联系,bd@dawanyule.com。

原创文章,作者:徐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p/5055643.html看完这篇还不够?如果你也在创业,并希望自己的项目被报道,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文娱老子有钱娱乐影视电影徐冰资深作者

“点击”尽享阅读沉浸模式,

沉浸模式下点击右上角按钮返回

打开微信 扫一扫 ,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 分享 按钮

支付宝扫一扫相关内容【专题】各种好声音不再响亮,明星喜剧综艺却风头正盛,喜剧的春天真的来了?专题押宝“神契”IP做全产业链孵化,出身米粒影业的米玩科技专攻二次元市场苹果对原创内容很感兴趣,不只提供科技产品,还要做内容提供商?对《为什么我不做VC了?》质疑的回复与思考军事历史短视频只是入口,左右视频还想通过互联网孵化纪录片 IP 硅谷一周融资速报: 15家公司获总计超3.39亿美元融资参与讨论提交评论登录后参与讨论相关文章

【专题】各种好声音不再响亮,明星喜剧综艺却风头正盛,喜剧的春天真的来了?

专题

押宝“神契”IP做全产业链孵化,出身米粒影业的米玩科技专攻二次元市场

文/徐冰

苹果对原创内容很感兴趣,不只提供科技产品,还要做内容提供商?

文/高小倩

对《为什么我不做VC了?》质疑的回复与思考

文/曲凯

军事历史短视频只是入口,左右视频还想通过互联网孵化纪录片 IP

文/段旭

硅谷一周融资速报: 15家公司获总计超3.39亿美元融资

文/Edith Yeung

赞助商 盛下贾玲和她的喜剧梦,“大碗娱乐”不只是喜剧人的象牙塔早期项目徐冰 o 2016-11-02 17:12

“(大碗娱乐要成为未来中国首家喜剧独角兽)这个话我们没说过,也不敢说,我们才刚刚开始。”在东五环外的大碗娱乐办公室,记者见到了栗坤,拥有十几年主持经验的她,言谈里始终保持着得体和谨慎。然而这份舒适区并非完全来自于职业习惯,而是因为身份的又一次刷新——这次面对记者,她是“大碗娱乐合伙人”,是贾玲身边的贤内助。

早在今年3月,贾玲在拍完《欢喜密探》后,就开始有意推掉一些工作,腾出大部分时间为喜剧公司的攒局做准备。4个月后,“大碗娱乐”含着金钥匙出生,同时登场的还有另外一位合作人,喜剧编剧导演孙集斌。而作为“中国合伙人”里最后一位亮相主角,栗坤也是这个“碗里”唯一一名跨界者,不过翻开硬币背面,多次投资经历和传统媒体经验,栗坤觉得加盟大碗也算是多重身份的重新整合。

担任大碗合伙人,栗坤显然已经做足了准备,这种自信和诚恳,可以从采访过程中略窥一二:比如在说到对标公司时,栗坤笑说大碗不希望和市面上任何一家喜剧公司做对比,“我们会有自己的风格”;比如聊到喜剧内容创作的断层上,她会反复强调大碗编剧团队的努力和认真,成竹在胸。

再或者,当提到德云社和开心麻花时,栗坤的身体会略微向前倾,“我特别尊重前辈们,德云社已经21年了,开心麻花也有10年了。他们那个年代,完全要靠自己的能力,摆摊撂地一分钱一分钱的赚。我们(大碗)是赶上了好时候”。

一、

资本的助力,是“好时候”的第一个佐证。

回头看前20年,德云社绕开北京主流相声圈另辟疆土,从工人俱乐部到中和戏院,广德楼到天桥乐茶园,沿用老派师徒搭起的班子,演一场卖一场。但德云社走到今天,像郭德纲一样选择“赶走了好多谈上市的人”,并不多见。

去年年底,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市值50亿元;嘻哈包袱铺用A轮融资来打破“散伙”传言;笑果老子有钱娱乐也吸引来王思聪投资;再到“大碗娱乐”,还未正式成立即获得北京老子有钱娱乐1000万元A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5000万元。

资本市场催促着喜剧行业的疯狂生长。循着前路人的脚印,大碗娱乐的发展路径“被梳理”的非常清楚:相声不碰、舞台剧不碰,剩下的喜剧综艺、情景剧、电影、网剧……都会尽力往大碗里装。

这个逻辑不难理解。大碗娱乐的三个合伙人,出道、成名都是离不开传统电视行业,尽管互联网卷走了一票观众,但大碗娱乐还是更钟情于荧幕上的那个舞台,这份情结就好比于拜师敬茶那一套规矩,亦或追求成人礼般的仪式感,大碗旗下的艺人和作品,第一质检站都应该是传统的电视节目。

所幸的是,最近的电视荧幕几乎是喜剧人的天下。《笑傲江湖》、《跨界喜剧王》、《喜剧总动员》、《今夜百乐门》、《欢乐喜剧人》、《笑星闯地球》、《喜剧大师班》、《笑傲逗口秀》等等,认真做喜剧的人忽然间多了起来。这也是大碗赶上了第二种“好时候”。

就像曾经的选秀潮,刺激的是音乐行业发展的疲软,喜剧综艺和舞台剧的复兴,也折射出了人们对优质、多样的喜剧内容的渴求,栗坤将这种渴求认定为“生活刚需”,当相声、话剧、段子剧等喜剧形式都已经轮番上阵,喜剧综艺这条赛道还远未饱和。

“喜剧综艺里会产生很多IP衍生和孵化的可能性,可以变成网剧、院线电影的故事梗概,反过来,网剧、电影里的桥段也可以运用到节目中,这些都是互通的”,栗坤觉得尽管喜剧综艺是大碗的首发站,但后面要讲的故事还很长,“大碗要做的是喜剧全产业链,包括喜剧创作、IP研发、艺人管理和影视剧综艺节目的制作、投资等产业布局”。

而大碗的这份底气,除了来自于三个合伙人的行业背景外,还有投资方“北京老子有钱娱乐”在渠道和资源上的助力——北京老子有钱娱乐旗下的摩天轮、世纪伙伴、浙江星河老子有钱娱乐三家娱乐公司,以及电影、电视剧网剧、综艺、艺人经纪四大板块,他们或许能将栗坤所说的“IP孵化可能性”变成现实。

二、

喜剧是门好生意吗?答案是肯定的。在中国,无论是电影、电视剧、网剧、网大,喜剧永远是最赚钱的内容产业。比如开心麻花用一部《夏洛特烦恼》闯出14.41亿元票房,最近刚刚上映的《驴得水》也赚足口碑;屌丝男士也凭着搞笑段子拍出了系列网剧,每季点击率破5亿,投入2000万元制作的电影《煎饼侠》,也加入破10亿元票房俱乐部。

摆在大碗面前的路已经很明确。对于喜剧综艺节目而言,大碗娱乐只是一个组成部分,并非操盘手。另一方面,喜剧综艺的一夜爆红,只能称之为一个概率事件,目前几个喜剧综艺节目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最后留下的必定为少数,无法满足大碗体量需求。

而大碗作为一家喜剧公司,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商业模式。栗坤说,目前大碗娱乐的网剧和电影都正在开发当中,并且正在和国内一些顶尖的编剧进行对接。具体内容栗坤并没有过多透露,但从她所说的“会打造一系列贾玲、大碗喜剧风格的电影,语言包袱会很足”中,窥探出大碗第一部电影的基调。

不过就现阶段的一些现实因素,可以判断的是开心麻花的套路并不适用于大碗。首先,大碗娱乐刚成立不久,还没有一定量的内容积累,爆款作品《你好,李焕英》的市场发酵也未完成;其次,从剧本创作上来看,小品创作并不等同于话剧,独立于小品作品中的一个个包袱,很难串联成一部大电影的剧情;再次,尽管目前大碗已经签约了8名喜剧人,但眼下仍然只有贾玲独挑大梁。

好在一部电影从立项到上映至少需要1年的时间,大碗还有很多时间做准备。电影之外,大碗娱乐做“喜剧全产业链”的野心,还可以通过网剧、情景喜剧等渠道试水。

但这条赛道已经很满了,业余选手和专业团队都不在少数。大量同质化、空洞的喜剧内容出现,也让大众对喜剧作品的态度,变得更为严苛,同样的段子不能复用,一个笑点只能赢得一回掌声。所以,尽管依靠贾玲的个人IP,大碗可以在一开始就获得极高的关注度,但从贾玲身上能延伸出多少想象力?这对于大碗亦或贾玲来说,压力都将是成倍放大的。

三、

尽管当上了老板,但贾玲并不是一个生意人。在大碗娱乐,贾玲主抓内容创作,大碗娱乐VP副总裁芳欣告诉36氪,在没有大量好作品出来之前,贾玲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她希望能用好作品说话”。

北京老子有钱娱乐投资大碗娱乐时,贾玲签下了5年合约——“不可撤销地承诺全职在大碗娱乐工作最少5年”,如提前离职,则其他各方有权要求离职方收购其余各方持有的运营公司股份。这份协议意味着,拥有贾玲做头牌,大碗在喜剧市场里闯出的胜率大大增加,贾玲则要将个人IP发挥到最高值,带艺人、出作品,让投资人赚的盆满钵盈。

而贾玲曾说过的:“我好想带着他们(大碗艺人)过上乌托邦一样的理想生活,然后大家心无旁骛,专心做着属于我们自己风格的喜剧”的心愿,也变成了不可推卸的义务。

有压力的不只是贾玲。

作为大碗合伙人之一,孙集斌做了十几年的喜剧编剧,是贾玲的老搭档。他的感触是,现在的喜剧创作越来越难,“不仅要搞笑还要有创意,让观众笑过之后有感悟和思考”。

目前大碗娱乐编剧团队只有十几人,并拆分成“综艺节目,网剧,电视剧,电影”四个部门。不过,平均一周多期的喜剧综艺节目,已经让大碗娱乐的编剧团队耗费掉了大量时间。喜剧创作本就不易,而且舞台作品还要考虑多种场景人物结合,避免内容上的同质化,轮番考验编剧的高效创作能力。

但总要保证优秀作品的持续产出。大碗娱乐的办法是成立一支3000万元的编剧基金,招贤纳士或是投资,“也是为了促进中国喜剧产业的发展”。

“我们希望可以有好的喜剧编剧团队和大碗联系,愿意加盟大碗的我们欢迎,如果不想加盟大碗,我们愿意用自己的基金来扶持他们,帮助团队经营管理,项目开发,推进发行,还有演员和导演匹配上都能给予一定的扶持”,栗坤告诉36氪,大碗会对报名的喜剧编剧团队进行专业性评估。

贾玲一个人吃不下一个“大碗”,除了拥有持续内容产出能力的编剧团队,艺人孵化也是保证大碗良性发展的必要条件——喜剧演员和喜剧编剧同样重要,就像《笑傲江湖2》总导演朱慧曾所说,“一百个人里面会有一个达人选手,一千个人里面有一个唱歌好的人,一万个人里面才会有一个喜剧人”。

栗坤说,目前签下的8名艺人都曾跟着贾玲摸爬滚打过,“万里挑一,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都有自己的鲜明特征”,并且一直到明年,大碗的艺人会在国内各大综艺节目中频繁露脸,包括此后大碗出品的节目也会无条件优先级使用旗下艺人。“我们会做强粉丝运营,当他们拥有一定量的粉丝之后,我们会围绕他们的个人IP,量身打造一些内容,比如综艺节目、网剧,甚至是电影”。

艺人一夜爆红的现象是有,但很难适用于喜剧人身上。在这个高门槛,高投入低产出的行业,幸运的成分总是在缩水,十年磨一剑不一定能换来苦尽甘来,而大碗寄予在这批喜剧新人身上的,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多很多。

如果对大碗感兴趣的团队,欢迎联系,bd@dawanyule.com。

原创文章,作者:徐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p/5055643.html“看完这篇还不够?如果你也在创业,并希望自己的项目被报道,请戳这里告诉我们!”加载中

浙江新闻网社概况 | 关于浙江新闻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老子有钱娱乐声明 | 浙江新闻网员工 | 浙江新闻网邮箱 | 网站地图

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