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全国新书发布厅

2016-11-01 来源:浙江新闻网 

电视人白岩松说:人生就像一盘磁带,有尊重市场和流行的A面,也有坚持个性和理想的B面。对曹可凡而言,晚会主持是A面,《可凡倾听》就是B面。上周末,带着新书《人生AB面》,曹可凡来到上海书城“全国新书发布厅”,与读者分享自己从童年求学、高考失利、选择学医、兼职主持、留校任教又最终成为资深传媒人的人生经历。

曹可凡学医多年,并非“科班”出身的主持人,他用近10年时间,完成了从“医学研究者”到“电视工作者”的转身,而他在电视行业的经历本身亦是中国电视节目发展、改革和腾飞的见证。“在我看来,电视节目主持,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职业。他是一门艺术、一个系统、一项值得一代又一代人不懈追求的了不起的事业。主持的艺术,绝不是单纯的口耳艺术,它和表演一样,也是由无数基本要素共同构成的。在这其中,形象条件、嗓音条件、普通话、表达能力、反应能力……这些只是最表面、最浅显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个人丰富的学习、体验、感受和经历,以及藉由这些所形成的才情、气质、品德与修养。而我所做的,正是在这条道路上不断的求索。”在书中,曹可凡这样写道。

“全国新书发布厅”现场。

但在曹可凡看似一帆风顺的职业生涯,也并非没有艰难挫折。从幼年因家庭出身而遭遇的歧视,到高考失利不得不复读,再到毕业后在大学与电视台之间的两难抉择。在每一个重要的节点,似乎总有一双手推动着曹可凡走向正确的道路。这种智慧从何而来?曹可凡说,“在比自己差的人面前当老大,是最无趣的人生;只有跟比自己更优秀的人玩,才能有成长。”

曹可凡所结交的优秀之人,不仅有同事师长,更有比他年长很多的老艺术家们。他曾每天陪伴画家程十发吃饭聊天,在老人指导下看明清古画;也曾在陈逸飞陪伴下去世界各大美术馆参观,感受西洋画的独特魅力。这些情谊不仅帮助了曹可凡的个人成长,也为他后来制作《可凡倾听》储备下丰富的人脉资源。曹可凡说,“在我的朋友圈中,比我年长,甚至是比我父亲还要年长的老一辈文学家、艺术家为数不少。这些老人亦师亦友,在人生的每一个方向都给了我巨大的指导与帮助。高尚的老人能够赐予我们高尚的人格,渊博的老人能够赐予我们渊博的知识,睿智的老人能够赐予我们睿智的头脑……向不同的老人学习不同的智慧,是年轻人成长的捷径。”

对话曹可凡——做生活的“好奇宝宝”

上观新闻:为什么对人物访谈节目情有独钟?

曹可凡:我平时就喜欢读人物传记,觉得人物很有意思。每个人的生活轨迹都不一样,我是“好奇宝宝”,对不同人的经历很感兴趣。

上观新闻:做人物访谈节目多年,有没有特别难“啃”的人物?

曹可凡:最难做的一类人是作家。我有一个强迫症,采访一个人就把这个人所有资料看一遍。有一次要采访王蒙老师,一查,他写过一千多万字作品,量实在太大了。我专门找了一位华师大研究当代文学的老师,每次我要采访作家,就去上两个小时课,对被采访的作家基本经历有所了解。老师告诉我有几本书是必看的,我就把这几本书看完。

当然,这只是一个形而上的,做人物最难的不是记住他有多少经历,哪一年写过什么小说,难的是去理解他,与他交谈时,有时候就可能点到他的软肋。我们做的嘉宾大多数都经历过无数次采访,如何在一个小时的访问里,做到有一两个问题是他没接触过的,这就很关键了。所以,我要花苦功夫把所有材料看一遍的,不吃别人的“二道馍”,因为每个人被打动的点是不一样的。

任何一个被访者都会有心理闸门,遇到采访,会自动启动防御机制,如何慢慢把他防御机制卸掉,尤其是之前不认识的人,会比较难。另一类比较难做的是你太熟的人。像我和毛阿敏就没办法做,问她什么,她就说‘曹可凡这个问题你知道的,不能说的’。

上观新闻:接下来还想挑战和尝试的是什么?

曹可凡:我特别想挑战表演。表演一直是我小时候的一个梦,直到《金陵十三钗》帮我圆了这个梦,通过这个小小的角色好像找到了另外的乐趣,这是我的一个新科目,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做得好还是不好,但我希望能慢慢地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到明年为止,我做电视也满30年了,我觉得这一行对我来说依然有很多挑战,除此之外我想另辟一个战场,用归零的心态进入新的领域。拍《金陵十三钗》时,张艺谋导演让我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去理解这个人物。这和我做访谈节目时对嘉宾的理解有相通之处,我想在表演方面再做回小学生,重新归零,从小学一年级学起,看看能不能成为一个跳级生。

(图片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提供。编辑邮箱:scljf@163.com)

浙江新闻网社概况 | 关于浙江新闻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老子有钱娱乐声明 | 浙江新闻网员工 | 浙江新闻网邮箱 | 网站地图

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