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一年级》 像偶像剧?青春本来浑身都是戏

2016-10-31 来源:浙江新闻网 


《一年级·毕业季》


《一年级·毕业季》


《一年级·毕业季》

网易娱乐10月30日报道 (韩浩月)湖南卫视最新一季的综艺真人秀节目《一年级·毕业季》播出两集内容,收视蝉联全国网同时段冠军,第二期节目收视份额和忠实度更是增量上涨,足见观众对节目的认可和喜爱度。和在节目简介中,没有使用“综艺”、“真人秀”等字眼,正式的称谓是“大型原创校园纪实节目”,但熟悉湖南卫视综艺真人秀操作流程的观众会知道,这档新播出的节目,还是撷取了《一年级·大学季》、《我们来了》等综艺节目的精髓,之所以突出“校园”与“纪实”这两个关键词,可能在于节目组想要凭借新的定位,来实现综艺真人秀的一个突破。

《一年级·毕业季》缔造了一个属于娱乐黄金年代的理想梦境,一年级和毕业季原本是一对矛盾的组合,但正因为如此,才让观众有所期待和追逐。一帮爱好表演但没有经过科班培训的年轻人在十几万报名者中通过层层选拔后,和从北电、中戏、上戏等专业院校挑选出的科班生在专业老师和节目组的帮助下,一起走进了上海戏剧学院。节目组与上海戏剧学院,为这帮热爱表演的年轻人,组建了一个特别的班级,“上戏表演实验班”,极具创新和娱乐思维的一流电视平台与专业级表演艺术教育机构联合组成的这个大四毕业班,依然沿用上戏的甄别制度,科班生和旁听生两组学生直接对决,并由此也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挑战:科班生和旁听生在相同规则下,通过团战、经过声台形表等专业的个人才艺和团队协作的PK中,角逐明星老师和节目组共同设计的毕业大戏的角色。可以预见,在他们的学习和较量中,浪漫和现实也会交替上演,青春偶像剧的大幕已经开启。

一如既往地,芒果台娱乐节目的对抗性,在《一年级·毕业季》中也得到了延续,整个实验班的学生,被分为张智霖、袁咏仪带领的科班生队,和陈建斌、娄艺潇带领的旁听生队。由于张智霖有事暂时缺席,袁咏仪成为第一期科班生队的临时主讲老师,这位资深香港女演员,也是位资深美女,对于看过《新不了情》、《金枝玉叶》等作品而喜欢她的观众而言,《一年级·毕业季》提供了一个长时间欣赏女神在非表演状态下的真实样子。

陈建斌老师不是综艺咖,也不是电视台花样百出娱乐节目的常客,专注于表演的他,初来乍到《一年级·毕业季》这样的节目,开始时还是稍稍地有些不适应,常常在不经意间,好为人师的严肃样子就流露了出来,但每当这个时候,就是陈老师才华毕露的时候,他对表演的见解,以及个人品性的自然流露,对学生而言,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对于陈建斌这样的老男人,可以偶尔看到他在综艺节目中的不自然样子,这本身也具有欣赏性。

然而《一年级·毕业季》值得关注的,除了四位明星老师和一位辅导员外,节目具有挑战性和激发性的程序设计,还有那些带着不同愿望、性格各异的学生们,按照年龄计算,他们多是95后吧,通过他们在节目中的表现,会觉察到这一代的年轻人真的与过去有很大的区别,他们的气质当中,有着优渥生活培养出来的自信,在言谈举止当中,上两代年轻人常见的拘谨与羞涩很难看见。观看节目的时候忍不住会想:未来我们娱乐圈接班的人会是他们吗?他们对表演与艺术的理解,会创造出什么样的文艺作品?等到他们开始担纲起娱乐圈大梁的时候,娱乐还会是我们所认知的那样吗?

带着担忧看《一年级·毕业季》显然是无意义的。时代车轮前行,一代新人换旧人,喜欢表演的年轻人们,正在以勃勃的生气宣告“我们来了”。在《一年级·毕业季》两个队伍的排练过程中,观众会发现很多时候无需表演,他们的青春本身就是一场精彩的戏,把这群年轻人集结在一起,给予他们一个目标,他们本身就会自发地创造戏剧性。表演是需要陈建斌、袁咏仪这样的大咖指导的,但在情感上,他们有着丰沛的甚至是富裕的感情,等待着一个又一个的载体去宣泄。

印象很深的是旁听生班的一个女学生,在整整一集中,都是嘟着嘴撒娇的女生,为了接近队长,更是在宿舍中装发烧,要求队长喂她喝姜汤……这样的表现,是天性也好,是为了吸引镜头追逐而故意做出的也好,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对于那些敏感的摄像师而言,他们能迅速捕捉到,就是这样的女生,因为她们身上具有与生俱来的戏剧性。所谓戏剧,就是要真正表现一个人身上具备的矛盾与冲突,对于整个表演实验班而言,这样的角色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观众真正需要的,是可以在一个班级里,能够观察到更多的有关这个代际年轻人的生活与情感。

浙江新闻网社概况 | 关于浙江新闻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老子有钱娱乐声明 | 浙江新闻网员工 | 浙江新闻网邮箱 | 网站地图

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