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网红猎头揭行业内幕:主播大礼半数靠刷

2016-10-20 来源:浙江新闻网 

网红猎头:主播“大礼”半数靠“刷”

假粉丝假送礼假流量称“包装” 数据造假炒气氛只为吸引烧钱 行家称虚火或让直播引火烧身

文/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当下,在线直播已经成为最受资本追捧的一个风口。一些直播平台甚至声称,自己签约的主播,年薪达到上千万元。主播们的日子真有这么红火吗?近日,一位从事直播行业3年的主播经纪人周龙辉向记者透露了这个行业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

他表示,直播数据注水是行业潜规则,直播间中的很多“人”都是机器人“僵尸粉”。不仅粉丝能刷,礼物也能刷。直播中网红主播得到用户赠送的礼物,有一半都是这些主播的运营团队扮作“托儿”送的。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往往在从众心理下跟着“对刷”,送主播礼物。

今年42岁的周龙辉黑眼圈很深,眼窝深深地陷进去。2014年初他便开始做PC端直播了,当时,他的任务是从网上发掘一批有才艺的网红,提供直播平台,相当于“猎头”。鼎盛时期,他的公司旗下有近50名主播,他是这些主播的经纪人。

不过,现在,他已从这家公司离职了。“水太深了,没钱烧了,我玩不转。”周龙辉苦笑着说。

刷粉丝

观众3万“活人”最多3000

“数据靠刷,这是整个行业的潜规则。”周龙辉并不讳言直播数据注水的现象。

周龙辉说,早年直播开始时,基本上任何主播开播,平台都会挂1千多个观众,造成房间很热闹的假象。一些平台或“公会”的运营人员,假扮观众不停给主播送礼物。

在周龙辉看来,这跟房地产开发商在新盘开售时花钱请人去现场当“托儿”看房是一个道理,房间人少,就不能带动房间的气氛,主播的人气上不来,用户也就不会送礼,刷的礼物越多,主播的排名越靠前,曝光度越高,就越能成为网红。现在,周龙辉的公司有10多名运营人员,几乎一人对接一个直播平台,旗下主播在平台上开播,运营人员就会进入房间帮忙刷人气。

“我在某直播平台上做直播,说是3万观众,‘活人’最多3000。”周馨悦是周龙辉签约的主播之一。和多数网红一样,这个90后女孩大眼睛、尖下巴、双眼皮、白皮肤、大长腿,身材火辣,她之前学过肚皮舞,在周龙辉当猎头时被发掘。她坦言,在直播房间中有很多都是虚拟的“机器人”。“机器人类似于僵尸粉,不会和主播互动,但大家能看到它们进房间。它还能自动发言。”

此前,直播平台映客称自己用户人数过亿时,有用户现场揭穿其数据造假:该用户在黑屏状态下直播了3个小时,甚至声称“看我直播的都是垃圾!”却发现竟然仍有21名“观众”不离不弃,始终在场。记者昨天也进行了测试,以普通用户注册后,然后遮挡摄像头进行“直播”,即便屏幕上一片漆黑,也有6个人在线,并且观看了长达30分钟。究竟是谁在盯着黑屏不离不弃看了半小时?答案是,在直播房间中观看直播的并非真实的人,而是直播平台系统自动分派的“僵尸粉”。

周龙辉说,各直播平台的粉丝和人气值都可以“刷单”,价格也不甚相同,甚至还出现了喊话机器人,“你想让机器人说什么都可以”。一些直播主播的团队跟直播平台本身有合作,在一场直播中,只用花50元就能从平台那里买到5万粉丝。尽管直播平台都表示对买粉、刷流量的造假行为会严惩,但实际上没人会这么做。

刷流量

百万粉丝带来百万收益

“数据造假,在我们业内叫包装。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数据造假对用户的利益没有伤害,不影响他观看直播,相反,如果一场直播房间里有几万人,观看直播的人会很亢奋,他会觉得,有几万人和自己一起看表演,会感觉很爽。最终是否购买礼物送给主播,决定权还在观众。”周龙辉说,造假也是不得已的事情。不造假主播没有信心,粉丝看房间人少、没有互动对象,根本不进来。“明星开发布会还会请粉丝过来当托儿呢。”

周龙辉说,大部分直播平台都会夸大其用户规模。他举例说, 2015年11月,熊猫TV称,国内顶级LOL(《英雄联盟》)主播小智转投该平台后,首次亮相观看人数突破150万,而根据同期第三方数据公司的监测,熊猫TV的日活跃用户最高不过140万。“显然是在吹牛。”2015年9月,斗鱼主播“微笑”直播《英雄联盟》,聊天室显示观看人数竟然超过了13亿,被网友嘲笑称“百岁老太和未满月的婴儿都在看直播”,直播数据造假已成为公开的秘密。2015年10月,主播“Gogoing”在战旗直播时,观看人数居然高达59亿,堪称赤裸裸造假。

“直播间的人数你除以10到20,一些特殊的场合,要除以50,差不多才是真实的观看人数。” 周龙辉说,一位工程师曾在单个PC上模拟N个用户同时访问直播间发现,10万人的直播间,真实的在线人数不超过1万人,水分超过90%。直播“刷数据”原因不外乎三方面。

首先,主播或主播经纪公司为了捧红主播,制造某主播在线人气旺的假象,从而让普通用户因主播的高流量而产生好奇心,进入聊天室后又出于从众心理进行打赏。

其次,高粉丝量往往能带来高流量,而流量广告分成也是经纪公司和主播的重要收入来源。周龙辉的经纪公司收入来源包括平台分成、流量广告、电商。周龙辉做过一项测试,如果一名主播粉丝增长到100万的话,其带来的流量广告收入能达到100万元。

此外,直播平台的宽带和运营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除了直播本身的成本,存储历史直播内容也加大了成本支出。带宽决定了直播的画质和速度,这些因素直接影响直播的用户体验,平台不敢在这方面节省。一线直播平台每月的带宽成本都在2000万元以上。有的直播平台为了增加盈利,通过虚高人气和流量吸引投资者的注意,从而获取融资。

浙江新闻网社概况 | 关于浙江新闻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老子有钱娱乐声明 | 浙江新闻网员工 | 浙江新闻网邮箱 | 网站地图

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