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被朝鲜战争改变的命运 一万多名去台湾的战俘大多晚景凄凉

2016-10-19 来源:浙江新闻网 

内容提示:66年前的朝鲜战争有各种历史表述,在过去的几年里,凤凰卫视派摄制组赴中国大陆、朝鲜、韩国和台湾多地,采访了当年交战各方的老兵和家属,每一个深陷其中的人,他们生命都印刻着各自不同的 我的战争 。

凤凰卫视9月27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2016始终动荡不断的朝鲜半岛局势再度巨幅振动,而关于66年前的那场朝鲜战争的各种历史表述,也再次呈现众说不一,扰攘纷纭的乱象,战争的余波至今还在影响着数个国家千百万人的命运,在中国人们习惯地称那场战争为抗美援朝,朝鲜则叫做 祖国解放战争 ,而当年参战的另一方韩国称其为 625事变 ,以美国为代表的联合国军则叫它 韩战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的摄制组赴中国大陆、朝鲜、韩国和台湾多地,采访了当年交战各方的老兵和家属,每一个深陷其中的人,他们生命都印刻着各自不同的 我的战争 。

解说:韩国国防部遗骸挖掘鉴定团成立于2007年,这是继美国之后,全球范围内第二个专门为寻找朝鲜战争失踪人员设立的机构,截止2013年,他们共挖掘到韩国军人遗骸7658具,同时也发掘出联合国军遗骸13具,朝鲜人民军遗骸648具,以及中国志愿军的遗骸437具,这些曾经混战厮杀的各国友军和敌人们,共同沉睡于当年的战场,60年来以尸骨的形骸见证着半岛的命运。 625参战有功者会 是服务韩国20万朝战老兵的民间机构,副会长卢武植今年已经85岁,依然在这里工作,他也是少数愿意接受曾经的 敌国 媒体采访的韩国老兵。

卢武植:我在香港的同事也有解放军(志愿军),现在我们也经常在一起聊天啊,喝酒啊什么的,中国军和韩国军也不是因为什么恩怨,都是被当时的环境所逼,所以相互开枪,但是按照人情上说,是没有任何的恩怨的,都是一样的人,中国人也是人,韩国人也是人。

1950年朝鲜内战爆发 还是学生的卢武植应征入伍

解说:卢武植在军中服役了33年,但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名医生, 625事变 改变了一切,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当年7月,还是学生的卢武植应征入伍,成为 反动的李承晚部队 中的一员。

卢武植:我们不论是学生还是青年人,都加入到了部队去了,然后在美国军队的帮助下,9月份往北进攻了,那时候我们认为战争结束了,我们可以南北统一了,突然中国军百万人进攻进来,我们想这下完了。

解说:1950年10月,中国志愿军入朝参战,朝战局势逆转,凭借出其不意的战术和顽强战力,迅速收复平壤,并将战线推进至 三八线 以南,卢武植所在部队节节败退,最终陷入了志愿军的重重围困。

卢武植:那时候炮弹就跟下雨似的,所以当时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没有个人的感情,就是往那边开枪,往这边开枪,虽然没有什么希望,但是觉得一定要守护好自己的国家,朝鲜和我们打仗,其实就是共产主义和民主主义在打仗。

解说:三年朝战,卢武植历经大小战役数十场,九死一生,据战后公布的资料,22国联军阵亡和失踪的人数共计45万余人,其中韩国军人就占到了41万之多。

歌词大意:跨过战友的尸体,向前向前,洛东江啊再见了,我们要前进了,怨恨啊,打倒被血淋湿的敌人,犹如花瓣一样消失吧,安息吧战友。

歌词: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

解说:从2008年开始,吉林省农安县附近村落的很多老人,每周都会穿上军装,来到这座荒野中的大院聚会,八年来 老兵大院 成为了这里最独特的风景。

王凤和是这里的 老班长 ,也是大家最初的召集人。

王凤和:这些老战友都是互相介绍,一听说这地方不错都来了,你像我那个战友就叫 老母猪 那个,他离我这一百多里地呢,得倒两遍车,他都来了。

解说: 老母猪 是王凤和在部队时给战友冯志林起的外号,当年为了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两人同时入伍,同时入朝,那时王凤和就是冯志林的班长,在第二次战役中,王、冯所在的40军遭到了联合国军重创。

冯志林:打到最后眼睛都红了,美国那手榴弹扔到脚底下都冒火,你哈腰捡都不赶趟,你一脚就踢回去了,我们两个打散了,他脱离我,我也脱离他了,我们俩根本就不明白了,好像说在我心目中想啊,王凤和啊存不存在不一定了,他呢也都想呢,说这小 老母猪 啊,存不存在也不一定了。

解说:落单的冯志林被其他部队收留,1952年因伤退伍,而成功突围的王凤和随部留在朝鲜,参加了后来的第三第四第五次战役,以及艰苦卓绝的马良山保卫战。

王凤和:三九天零下40度的情况下,发块雨布,这个雨布这边是绿的,这边是白的,躺在树根上,把这白的往身上一蒙,就和血一样,战场纪律不准许动,飞机武力侦查扫射,武力侦查看见有没有人,打死你也不能动,你要动这山全完,那时候就没有饭吃了,饿得没有办法,拿固体牙膏都偷着吃了,有的用刺刀把松树的老皮戳掉了,吃那嫩皮,实在渴了没有办法,搞那小壶接着尿尿,自己都喝了。

解说:战争结束后,王凤和反乡务农,半个世纪后在一次老兵聚会上,王凤和和冯志林才得以想见,但那时两人都已经老得对面不相识了,让他们得以相认的还是那个亲切的外号。

王凤和:我说那时候咱们班吧,你胖个小,背个枪吧,还没拖地差不多,大伙说这家伙纯粹像 小老母猪 。

冯志林:我俩抱着哭就没完了,哎呀我说你还活着呢,他说我寻思你也没了呢。

解说:三年的朝鲜战争中,共有183108名中国军人牺牲,而上百万活下来的志愿军老兵,则就此散落于中国广袤的乡野城市,在他们后来60多年的人生当中,血与火的战场,生死与共的战友成为他们生命里唯一的荣光和最温暖的记忆。

在吉林农安,每周老兵们都会拖着越来越虚弱的身体踟蹰而来,这座荒凉的老兵大院,成了他们告慰平生的最后归宿,八年来,陆续有20多名老兵离世,有人就将骨灰安放在大院外,一片玉米地中的小房,随着更多老兵的离世,这里将变成一座灵堂,这些年轻时曾在一起战争的士兵们,也将永远地相伴下去。

赵英奎:一个命令下来大家都要刻,你不刻就不行,这个他就是在青天白日旗之下,勇往前进,他们就不知道你是为什么事情,像五几年(以前的人)他们知道,你这个是从朝鲜来。

解说:赵英奎,原志愿军180师老兵,祖籍山西平遥,现居台湾,他身上的这些永存烙印,缘于一段特殊的经历,赵英奎是一名志愿军战俘。朝鲜战争中,共有两万两千多名志愿军被俘,他们被关押在韩国南部的巨济岛,而战俘营是另一个战场,战俘们面对两条出路,返回大陆,或者投奔 自由世界 台湾,在分化、策反、胁迫、争斗中,战俘营暴力惨案频出。

赵凤城:有挣扎,有矛盾,可是又怎么样呢,我们回去了,敢保证能让我们回家吗?那时候战争还在打。

1953年7月朝鲜战争停火 一万多名志愿军战俘选择去了台湾

解说: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争停火,赵凤城与一万四千多名志愿军战俘选择去了台湾,其余的七千多人坚持返回大陆,归国后,这些战俘遭遇审查,在后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挨整, 被俘 成为他们郁郁终生的污点,而来台的志愿军战俘,也同样成为一群不被信任的人,在 白色恐怖 时期的台湾,他们被当局以 匪谍 身份严密监控,甚至迫害,很多人退伍后,只能靠摆小摊,开计程车艰难谋生,晚景凄凉。

对于每一个幸存者来说,朝鲜战争或是荣光或是阴影,都将成为他们一生宿命的根源,而还有另外一个人数庞大的群体,同样被战争扭转了生命轨迹,60年来,他们在进行着一场更漫长的战争。

女:这个仍然是无名氏,然后这一侧和刚才不同的是,它有了就是军队的那个名字是中国军。

这个仍然是中国军,然后这个是中国军,最后的这个北韩军。

解说:2013年7月,摄制组来到韩国坡州,这里有一座埋葬着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遗骸的 敌军墓地 ,同行的还有一支志愿军后代祭扫团,他们来自四川、山西、河南等地,之所以千里迢迢赶到韩国,是因为他们的父辈牺牲在 三八线 以南,据统计仅第五次战役,志愿军在韩方一侧伤亡就达7万五千人之多,埋在这里的几百具遗骸,仅是他们中极小的一部分,虽然无法确定这些无名墓碑之下,是某埋葬着自己的亲人,但家属们还是将鲜花插满了每座坟茔,毕竟这是60多年来,他们距离亲人最近的一刻。

《冷暖人生》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主持人专区】

首播:周二 22:00-22:35

重播:周三 03:25-04:00 15:30-16: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浙江新闻网社概况 | 关于浙江新闻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老子有钱娱乐声明 | 浙江新闻网员工 | 浙江新闻网邮箱 | 网站地图

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