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不会民谣de摇滚歌手不是好文学家

2016-10-16 来源:浙江新闻网 

大约一个星期前,在一家书店闲逛时,听见书店老板打着电话,急切地想要订阿多尼斯的书。我问他为何,老板一本正经地说:“阿多尼斯,你不知道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估计就是他的了。”我赶紧掏出手机百度了一番,果然是位了不起的文学家。说来也惭愧,对于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我认识的还真不多。

几天后,当手机屏幕上跳出美国的摇滚、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获诺贝尔奖的时候,我先是心疼了那位书店老板一秒,然后想着朋友圈里那些村上迷又该失望了,最后暗自窃喜,因为好不容易有一个耳熟能详且由衷喜爱的获奖者了。

我永远记得初一时第一次看《阿甘正传》,听到电影里珍妮在酒吧唱的那首歌,有一种耳朵突然被唤醒的感觉,还到网上下载了音乐,抄录了歌词。庆幸的是,歌词十分简单,便一直存在于收藏夹里而没有被弃置迤逦。若干年后,当历史书上学到美国的民谣和摇滚,学到越战和“垮掉的一代”,再回过头来听这首《blowing in the wind》,那种忧伤、迷茫又带着希望的情感从寥寥几句歌词中体现,这样的感动,不亚于读一部长篇小说时的泪流满面。

评选结果刚出来时,很多人质疑组委会究竟是否在开玩笑,为什么文学奖会颁给一个歌手。但其实,诺贝尔文学奖这样玩“跨界”也不是头一回了——1902年,也就是诺贝尔文学奖成立的第二年,获奖的是一名历史学家;1927年,法国哲学家亨利柏格森获奖;1953年,丘吉尔因为自己的演讲和自传获奖;而1997年意大利著名戏剧家达里奥福获奖时也遭到了巨大的非议……如此看来,玩音乐出身的鲍勃·迪伦得个文学奖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更何况,许多伟大的文学作品本身就是唱出来的,《荷马史诗》《诗经》宋词元曲本身就是歌的一部分,甚至连《古兰经》都可以优美地唱出来。

越来越觉得,对文学的欣赏其实是很私人化的东西,也许各种作品并没有高下之分,只有适不适合,能不能打动自己的心。许多时候,读一部作品纯粹是因为它被人们奉为经典,但于我而言,却体会不到它的美,强行读下去,要么厌恶,要么雁过无痕,什么都没留下。最后发现,作品身上那些所谓的头衔和荣誉很多时候并没有用,反而是一首简单的歌、一段简单的诗、一句简单的人物内心独白,会长久地留在脑海里。

诺贝尔奖委员会给出鲍勃获奖的理由是:“为美国的歌唱传统注入了崭新的诗性表达”,这无疑肯定了民谣与摇滚的价值。好的文学从不拘泥于形式,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风貌,历史才值得玩味。不会民谣的摇滚歌手不是好文学家,也许很多年以后,人们想起这个时代的文学,会提到它的民谣与摇滚,而鲍勃·迪伦,说不定也会有评论家称其为这个时代的荷马。

斯皮尔伯格的纯真年代

时报记者 陈聪丽

电影圈里有这样一句话——“斯皮尔伯格出品,必属精品。”他的电影被印上了全球通行的免检商标,人们将这位大师捧上仰之弥高的神坛。所以,当《圆梦巨人》上映时,所有人翘首等待斯皮尔伯格会给我们带来怎么样的惊喜,不过结局是期待越大,失望越大,豆瓣电影上仅6.8分。

然而,如果降低一些期待值,也许你会觉得这部电影其实挺好看,让我想起几年前老马丁的《雨果》。无论如何,再平庸的斯皮尔伯格也能造出比你想象中更完美的梦。神奇夜初闯巨人国、造梦屋为女王捕梦、反讽的皇室贵宾礼等细节满分,想象力能更“爆裂”就好了。

在我看来,斯皮尔伯格从来都没有将电影当做一项奋斗终生的事业,而是像一个孩子一样把电影当成自己爱不释手的玩具,当他沉浸在玩具的世界里忘记外面的一切,那些纯粹的美丽故事便从此间自然流露,仿佛一道天降的甘露,点点滴滴的润泽处尽是令人惊叹的瑰丽。所以,年过七旬的他仍旧能够拍出只有孩子才能编织的烂漫童话和奇思妙想的盛景,如果当你也已腻烦于成人世界的纷繁复杂,不妨去看一看这部《圆梦巨人》,若你没有被感动,或许是因为丢失了纯真。

故事并不复杂,讲述一个叫苏菲的小女孩与一个叫“好心眼”的巨人之间发生的友谊。苏菲爱做梦、爱幻想、爱渴望,但心思单纯、心地善良,因为父母双亡而不得已被送进了孤儿院,可是她讨厌孤儿院,这里并不是她童年成长中应有的生活环境。于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多看了巨人一眼的苏菲被其带走,由此进入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奇幻梦之境。不过影片并没有着力去渲染梦的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相反却处处立足于梦醒后的残酷现实——“好心眼”被凶残的同伴欺辱而忍气吞声、巨人吃人的凶残狰狞可怖……当这些问题被曝露出来之后,聪明的苏菲和善良的“好心眼”开始担当起除暴安良的使命,最终在英国女王的帮助下成功送走了这些肆无忌惮的瘟神,成功守护了巨人世界原本的美好宁静和谐幸福。

不过,作为人类女孩的苏菲终究是要回到人类的世界,这就好比我们每个人都终究要长大,要告别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年一样。但告别并不等于永别,只要我们能时时保持童心。正如即将离别之际,苏菲小心翼翼地问“好心眼”,“那你还会听见我的召唤吗”时,巨人指指自己的耳朵大笑:“别忘了我的耳朵。”

其实,巨人就是我们童年时代所共有的想象力、善良、勇敢、天真等一系列美好元素的总和,这些元素一直都在,从未离开,只要我们需要,它们就会开出最美丽的花朵。

女明星的“攻主”梦

时报记者 杨墨竹

娱乐圈的风向和中国长三角地区的天气一样,一夜之间好像就变了个季节。杂志封面上,女星们不再婀娜多姿扮公主,而是戴上帽子和墨镜,换上肥大的阔腿裤,表情冷酷,扮成了“攻主”。此“攻”的涵义不能言传,只有融入了现在年轻人的二次元圈子才能领悟,明明是这么一阵非主流的风,却不小心吹遍了大江南北。

于是去年还是“姐”,今年都变成了“哥”、甚至“爷”,乍听上去感觉落入了黑社会老窝。更有甚者粉丝会在公开场合对着女星大喊“老公”,尽管女星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根本保护不了比她壮硕的迷妹。记者收到的通稿标题不再是“红毯上艳压某某”而是“某女星攻气十足”“撩妹技能满分”,让人十分纳闷她到底取向如何。

这阵风何时吹来无法考证,但最开始的路子还算正常,范冰冰大放豪言“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的确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气魄,张天爱演了由男变女的“太子妃”,一颦一笑有那么几分风流公子范。角色也好、自我也罢,女性主义抬头本就是现代社会的特征之一。李宇春火了十几年,粉丝不也是最爱她从里到外不带一分矫揉造作么?

但后来者可能看到了女明星发展的另一条路。一味打扮中性、不苟言笑,红唇虽然凛冽但笑容绝不妩媚。动辄在微博上来个“壁咚”,下面一群粉丝留言“娶我”,效果就算达成了。女粉丝有多高质量不用多说了,这辈子做不成让人魂牵梦绕的小鲜肉,做“攻主”就行了。谁还用穿着长裙娇滴滴地说话呢,给“老婆”一个眼神她们也会为女星尖叫。

事已至此,这阵风刮起来了,就一定会有散去的一天。只是想好心提醒一下部分女明星,小巧玲珑的身姿不太适合背带阔腿裤配皮衣,贤妻良母的性格何必为难自己假装不食人间烟火,明明有颗玻璃心,就别做这个“攻主”梦了,答应我好吗?

浙江新闻网社概况 | 关于浙江新闻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老子有钱娱乐声明 | 浙江新闻网员工 | 浙江新闻网邮箱 | 网站地图

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