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郑小瑛:中国人是最能欣赏戏剧的民族

2016-10-15 来源:浙江新闻网 

对于演员来讲,我们邀请了汪燕燕唱蝴蝶夫人,她是在智利用英文唱,但是回来用中文唱,感觉那么动情,因为每一句都知道唱什么。香港有一位在中央歌剧院演过蝴蝶夫人的演员,他们说我们上个礼拜看过美国大都会歌剧院的演出没有这么感动,但是今天都这么泪流满面,就是每一句的音乐都懂了,音乐就更能够在身上更容易引起共鸣。

我非常建议在舞台上去学习歌剧,但是我相信有一些演员,包括一些次主要演员、合唱队员,他们只是把拼音按照拼音拼出来,并不是每一个字都懂,并不能够说语气喜怒哀乐。还有就是即使把个人声部都弄对了,从对方细节表演里面做出反应也是很牵强的,所以不真实,不是一个很完美的好水平应该有的表演。

因此我非常的主张,剧院在推动中国原创歌剧的同时能够有西方经典歌剧中文版来经常上演,一方面培养听众,给听众提供更加多样化丰富的歌剧精神食粮,一方面也锻炼了我们的年轻演员,因为现在跟我们三四十年前不一样了,我们全国各地都有很好的音乐学院,培养了各方面的人才,他们也是出国受到训练回来需要舞台,但是一个剧院没有经常上演的剧目,他们就得不到锻炼,有时候一辈子几十年过去没有机会上,歌剧演员可能没有机会演几场歌剧。我们表演质量怎么提高,我们有这么多的观众有更丰富的精神食粮,如果我们用成品的西方经典歌剧静待时代考验,用中文使大家更快接受,我相信也是推动市场的一个方式。

现在不是很发愁剧院票不好卖,有很多的补贴。但是我相信在天津演出《茶花女》40场的经验,群众期待有更丰富、质量更高的、能够有机会欣赏到的表演。我们要做的更好,让群众更方便走进它,享受它。

我很鼓励大家业余都来参加歌剧,歌剧并不是高不可攀的。我有一个体验,八十年代的时候和九十年代初,我有机会应邀到芬兰,芬兰也就是一个五百来万人口的小国家,但是有15个歌剧协会,每一个歌剧协会里面有一个主席。他们没有常设歌剧院,青歌赛的演员,协会的主席都是内行,就是看这个比赛,根据好的演员来考虑这个地方今年演什么歌剧,让年轻演员有机会登上舞台,让各个地方演出各种各样的歌剧。年轻演员不需要高的报酬,因为年轻,更需要的是舞台实践,这样各个地方歌剧院也就更容易来找到经济支持。他们每个地方都有一些小小的乐队,跟歌剧协会定合同,所以也不养乐队,但是演的时候有乐队可以用。筹一点钱到国家歌剧院租服装、道具、行头。唯一要花钱请的是好的指挥、好的导演和好的舞美设计训练乐队和合唱队,而这些演员声音、技术水平都很好,就是需要歌剧的锻炼,投资并不是很大,但是演出高水平的歌剧,其中一个重要的队伍就是合唱队,基本上都是业余的,当地的音乐爱好者、歌剧爱好者,他们一年能够在寒假、暑假两次演歌剧,有时候一家人都来参加合唱队,有时候是大学生,还带着自己的功课,演完戏剧之后就开着车回去了,他们甚至有的还要贴交通费演歌剧。每年有很盛大的歌剧表演,就是各地群众过来合唱。

我有一个体验,在厦门一个偶然的机会,搞了一个民营大学歌剧中心,他们有四五个人在那里,包括指挥、钢琴教练,不同于钢琴伴奏,把音乐处理的意图,通过教练排练指导传递给歌剧演员,让他根据这个要求演唱。所以有钢琴、指挥、助理、秘书这样的歌剧中心,发动歌剧爱好者、音乐爱好者来参与合唱,来体验西方经典名著。参与尽兴,学的也非常具体,在一年半的时间我们演出三部歌剧,主演是各个音乐院校的老师,从他们来讲也是业余的,因为他们只会在音乐会上唱,从来没有体会过演歌剧。歌剧对于演员来讲是一个全面的展示,而且要唱、要演,唱的技巧也比较高,所以也珍惜这样的机会。

我们精兵简政获得了歌剧奖。不仅是芬兰普通人可以参与歌剧,中国人要是很好的组织也可以参与歌剧,不仅是欣赏自己投入,不管是老师提高了教学水平,公众提高了音乐修养,零距离体验经典。

我本来是中央歌剧院首席指挥,我在北京那些年,为歌剧院做了很多工作有点沾沾自喜,我觉得我们演了那么多歌剧,有那么多观众,也是有相当的质量,还是做的不错的。

但是1997年、1998年到厦门去,远离了北京,厦门是一个音乐岛,北京、上海歌剧发生的事情变化离我非常远。我们国家非常大,我也不可能经常跑。厦门老百姓是麻木的,看不看无所谓,交响乐大家还有兴趣,但是歌剧完全在他们生活之外,我就觉得非常的受伤,我们为之努力的歌剧在广大国土上完全不被理解。于是更加想找出什么办法。因为歌剧是音乐皇冠最璀璨的珍珠,但是在中国还没有这种感觉,确实距离音乐歌剧本身距离比较远。

而我们中国人是最喜欢用通过戏剧音乐表达感情的,我们在抗战时代跟解放战争时代有很多歌剧受时代的限制影响,看的跟外面世界接触不多,所以还不知道真正歌剧的质量,品种是什么,现在有这个条件,有那么多作曲家尝试做,我们也同时希望中国人能够打开我们眼界,享受到世界的经典。

现在给大家看一点东西,厦门工学院有一个歌剧中心,我们在中央歌剧院排演了《茶花女》,如果我们不懂得中文,对于歌剧的理解会是不一样的。

先听一个大家都熟悉的片断,就是《茶花女》的饮酒歌。歌剧是音乐为主要表现手段的综合性艺术形式,这是一个很概括的定义,本身是一个音乐为主要的表现手法。然后综合了戏剧表演、舞台美术舞蹈等等,正因为音乐是主要表现手段,我们今天才可能开歌剧音乐会。

大家想象如果歌剧里面拿掉音乐,剩下就不叫做歌剧了。在1838年小仲马写了小说《茶花女》,那个原名意思是一个堕落的女人,是用自传体的方式写的小说,因为他曾经和一个名妓一起生活,但是那个女人为了生活和富人也有关系。后来变成话剧,被伟大作曲家威尔第看见,又写成了歌剧。歌剧首演失败,因为那个女演员太胖了,小仲马就说,五十年以后人们已经忘记了我的小说,但是威尔第的《茶花女》将永存,将是不朽的,现在历史已经证明了。

当五十年代我们刚刚开始介绍西方歌剧的时候,我们的译配者没有经验,而且手里没有意大利文的译文,都是通过英文和俄文翻译过来。

刚才我说的译配上要跟音乐一致,确实还没有更多的经验,通过这么多年,我本人对于《茶花女》慢慢有一点积累,在厦门就通过我的理解,修改了配歌,大家感觉演员唱起来就比较舒服一些。

大家注意到第一幕里面茶花女用了很多花腔,表现她的激动和矛盾,冲突很疯狂,所以用了很多高音,而在这之后她的痛苦,她的离别是非常深沉的抒情。这个地方有一个高潮,当要离开不能告诉真相的时候,唱到爱我吧阿弗雷多,就像我爱你一样。如果是原文听就不能够懂是什么意思,这个是从心来唱出来的。所以这个时候中文译配的好是很动人的。

歌词和音乐能够配的好,你才能够理解作曲家在这个地方用了爱情主题最高音,否则总好像错过一些什么。希望我们走进歌剧院,能够享受到作曲家和戏曲家给我们所有的亮点,能够使欣赏更加满足。

浙江新闻网社概况 | 关于浙江新闻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老子有钱娱乐声明 | 浙江新闻网员工 | 浙江新闻网邮箱 | 网站地图

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